返回 书架
字体:

99 要不你还是别脱了 第(2/2)分页

说, ”明明是你说外面肯定打起来了,非逼我出去看看,要不是你,我也挨不了这一顿鞭子,赶紧过来帮忙,这里还晕着一个呢!"757350363

    看到有人晕倒,姜连海神情一肃,也不跟陆英打嘴仗了,快走几步上前帮忙。看到姜连海走路不太稳当,陈羽涅本能的伸出手扶住他,开口唤道:“师父....."姜连海被他一喊,才注意到旁边还站了个人,定睛一看,顿时大吃一惊:“小羽?怎么,是你?‘陈羽涅讷讷的垂下头去,不自觉地红”了眼眶,姜连海看着这个离家多年的小徒弟,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,只感慨万千的拍拍他的手。陆英已经抱着司绫往里屋走了,远远地喊道: “老头儿,先别搭理那个没良心的小兔崽子,快点过来帮忙!"

    温馨而伤感的重逢被这一嗓子吼得七零/ \落,姜连海一敲手杖,怒道:“叫师父!还有没有点规矩了!

    多年不见,师父和师兄的相处还是这么“不拘小节”陈羽涅看着姜连海怒气冲冲的走进屋子,不由破涕而笑。两三分钟后,陆英就被姜连海赶了出来,手里还拿着一小盒伤药。陈羽涅站在门口,跟他撞了个正着,两人对视一眼,都没有开口。来,他们已经有四五年不曾见面了,曾经朝夕相处的熟稔和默契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,是淡淡的疏离和尴尬。

    姜连海的喊声从门内传来:“陆英,带你小师弟去擦药,顺便帮他看看那信息素是怎么回事,太甜了,冲的我脑仁疼!陆英在心里默默点头一一的确是太甜了,甜的他喉咙发痒,总是忍不住想吞口水。

    这小子以前好像没这毛病啊?是因为当了明星,私生活太混乱了?陆英盯着陈羽涅看,不知为何,心情忽然很不好,忍不住开口嘲讽道:“信息素都溢出来了,欲求不满到这个地步,你男朋友也不帮你解决-下?"

    满身桂花香的陈羽涅抿了抿唇角,低声道: “师兄,我没有男朋友。”没有?陆英愣了愣,心底的不满忽然就消散不少,他摸了摸鼻子, 别开视线,沉声道:“......你跟我来吧, 给你做下检查。”听到“检查”两个字,无时不刻不被信息素折磨的陈羽涅恍惚了一下,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做检查呢.....不知道师兄打算怎么,做检查,如果要检查腺体的话,要是能直接咬破就好了.....师兄平日里总是太斯文, 明明粗暴一点会更帅气.....直到听从陆英的指示才床边坐下,陈羽涅仍然沉浸在粉红色的幻想里不可自拔,唇畔挂着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傻乐什么呢?”陆英奇怪的看着他,催促道,“赶紧把衣服脱了,给你上药。”陈羽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脸颊染,上淡淡的红晕,小声说:

    只要是师兄让他做的,他都可以做。陆英:

    他被陈羽涅那欲语还休的眼神看傻了,忽然觉得周围的气氛不对劲起来。明明只是很简单的脱衣服上药,却被陈羽涅搞得怪怪的有种被粉红泡泡包围的错觉.

    “要不你还是别脱了,呃一一”陆英话说到一半,陈羽涅就动作麻利的把,上衣全都脱了下来。交错的鞭痕遍布青年清瘦白皙的_上半身,深红与浅红交错,重叠出怪异而冶艳的风情,配上那张染,上薄红,比一般人更美艳精致的面容,瞬间对陆英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刺激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,忽然无比清醒的意识到一个事实-

    当年那个整日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崽子师弟,竟然已经变成一个漂亮輊!让人挪不开眼的大美人了!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