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106 小疯子发情期了 第(2/2)分页

永久标记,但如果是 ......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忽然不再那么抵触做手术,恢复自己原本的性别了。

    再次看向秦艽时,司绫抿紧唇角,只觉得- -阵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另一边,因为司绫偷偷跑出去,秦艽心里怀着怒气,没有第一时间理会他,而是跟周零榆交代那群袭击者的情况,话刚说到一半就听到卓景恒的惊呼。

    “周叔!司绫身上好烫! 还有信息素......唔...."卓景恒脸上泛起- -层红晕,呼吸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秦艽和周零榆都吃了一惊,快步:走向站在不远处的两个Omega。

    刚一走到司绫身边,秦艽就闻到一股非常浓烈的橙花香气,他怔了怔,一向冷硬的心脏像是忽然被小猫抓了一把,又酸又痒。过分漂亮的青年正仰着头看向他,眼神飘忽不定,却又璀璨如星辰,橙花的香气带着细微而独特的酸涩,一 该!不停的刺激着他的神经,让他的呼吸骤然变得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

    ..."

    秦艽的思维有些迟钝,直到被周零榆低沉的嗓音惊醒,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”他的发情期到了。”周零榆拉过卓景恒,蹙眉道,“你先带他回去吧,今晚的事情,等明天再说。"

    秦艽勉强冷静下来,扶住有些站立不稳的司绫,颔首道: “你们两个没问题吧?"_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已经联络过韩京了,他应该很快就会过来。”周零榆笑了笑,低声道, “今晚的事,谢谢你们。”

    秦艽摆摆手,没有再多说什么,直接打横抱起司绫,脚步飞快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周零榆搂住卓景恒,柔声道: “司绫的信息素比较特别,介于ga之间, 可能会对你产生影响,你还好吗?

    卓景恒的确有点受到影响, 他晕晕乎乎的靠在周零榆怀里,嗅着他身上淡淡的檀香,渐渐冷静下来,忍不住问道:“周叔,你怎么好像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?"

    周零榆笑着在他额头亲了一口,解释道: "临时标记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减其他0a的影响,当然了, 相对的已经留下标记的Omega,则会对吸引力....."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低笑出声: “所以如果来发情期的人是你, 今晚我怕是要出丑了。”

    卓景恒才不相信他的鬼话,在他看来,就算自己的发情期到了,会丢脸的也只有他一一个人而已,至于周零榆.....这男人从来都有着非人一般的自控力。两人低声说话的工夫,韩京终于找来了,他一贯冷硬的面容上带着自责,一见到周零榆就垂下头道:“抱歉,先生,是我太大意了,居然让您和小少爷遭到袭击....."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的错。”周零榆摇摇头,眼神锐利冰冷,沉声道,“这里不适合说话,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韩京低声应是,带着两人离开已经恢复平静的连里胡同,坐上车子回到周家老宅。

    终于回到温暖舒适的家中,卓景恒- -直悬着的心总算落回到肚子里, 他坐在周零榆的书房里,小口喝着管家爷爷准备好的乌鸡汤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自从怀孕过三个月以后,他的胃口就越来越好,晚上睡前常常还要再吃一顿夜宵,不然半夜就会饿醒。

    周零榆和韩京要谈今晚被袭击的事情,本来可以在客厅里谈,但是考虑到家里还有一一个吴慧雅,两人便也来到书房,并没有避讳卓景恒。

    今晚的事情已经足够证明自己小妻子的冷静和坚韧,周零榆忽然意识到,一直以来,自己可能都有些保护欲过剩了。

    卓景恒并不是脆弱稚嫩的金丝雀,只能被他锁进笼子里,他的小恒看似柔弱,实则可以站在他身边,与他并肩而立,共同面对前路风雨凶险,

    周零榆接过卓景恒放下的空碗,细心的用纸巾帮他擦去唇畔的水渍,眼底的笑意温柔至极。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