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3092章 出丑 第(1/2)分页

    众人对于阿加善发火都感到始料未及,阿加西原本是一个劲撺掇阿诺的,没想到竟然引火上身了,更关键的是,还惹怒了父亲,顿时缩了缩脖子,不敢说话了。【残花阁】

    那女人见状,也知道自己是必定要接下这件苦差事的,于是主动走了出来,那盈盈一握的身段朝着阿加善微微躬身,沉着冷静。

    “首领息怒,曦瑶愿意为小小姐伴奏。”

    原来她叫曦瑶。

    阿诺不着痕迹的看了曦瑶一眼,很快,侍女们便把水琴给搬了上来。

    和外面的琴不同,水琴的琴弦乃是水流,水流在琴上潺潺流动,显得格外美丽。

    但也是因为流动性,以至于水琴的韵律和外面的琴不同,不像外面的琴一般单调好学。

    水琴的每一根琴弦,韵律都会有所不同,所以这也很考验弹奏者的琴技。

    此时曦瑶款款走到了水琴前面,十根纤纤玉指轻轻拂过水琴,发出美妙的韵律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曦瑶的容貌本就出挑,身段更是柔软犹如水蛇,皮肤白嫩体态轻盈,因此很快就惹来了牧休的侧目。

    牧休盯着曦瑶的身体,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欲望,一边喝着酒,一边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对此,曦瑶只当做看不见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阿诺将这一切都不着痕迹的收入了眼中,她接过侍女递上来的长剑。

    那是她母族的至宝,名为流月,剑身散发着犹如月光一般美丽静谧的光辉,伴随着挥舞而绽放出光芒,仿佛一道道流光,十分美丽。

    阿诺手持长剑,今天的她身着衣裙,原本是不便行动的,可是她并未提出换衣服的请求,就那么站在了正中央。

    对上了阿加善有些担忧的目光,阿诺微微一笑,曦瑶虽然脸色平静温柔,可心里却是发了狠,手上轻轻弹奏。

    顿时,流月剑出,阿诺当即舞动起来。

    衣袂翻飞间,旋律也是越来越急促,阿诺的神情终于变得认真起来,她手中的流月剑也是越发的轻盈。

    众人原本只当普通的剑舞来看,直到阿诺干净利落的甩出了数十个剑花,手中动作仍然不停歇的时候,这才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他们后知后觉的意识到,阿诺似乎并不是空有美貌的花瓶,她的实力也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显然,曦瑶也没想到阿诺竟然能坚持这么久,她原本是想让阿诺出丑的。

    可不仅没让她出丑,反而还试探到了她的实力,

    曦瑶心思流转间,便准备收尾了。

    曦瑶的琴艺同样出众,那水琴的韵律绵软悠长,十分悦耳,眼看着就到了最后的尾音时,阿诺原本该收的剑却直勾勾的朝着阿加西而去。

    那长剑来的迅速,阿加西甚至是没有反应过来,看着冷厉的剑锋袭来,吓得他连忙后退了一步,却一个踉跄跌下了椅子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阿加西出了个大丑,可阿诺的剑却堪堪停在了刚刚的位置,并未前进半分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!”

    阿加西也顾不得在场众人还看着,当即便是冷着脸色发火。

    “阿诺,你想杀我?”

    “二哥哥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阿诺收了剑,淡淡把剑交给了侍女,说道:“许久未曾剑舞,手有些生疏了,这才不小心出了丑,二哥哥宽宏大量,切莫与我这做妹妹的计较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,把她刚刚的心思轻轻揭过,又把阿加西给架了起来,阿加西被她说的无言以对,恨得牙痒痒,却也无可奈何。     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他只得重重哼了一声,任由侍女将他扶起来,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丢了人,此时心情能好才怪。

    曦瑶不动声色的站起身,回到了

    阿加西的身后,阿加西的脸色这才有所缓和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啊。”

    这时,牧休的鼓掌声打破了有些沉重的气氛,他呵呵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阿诺小姐果真厉害,一曲剑舞令在下心悦诚服。那弹琴的曦瑶姑娘更是绝技,两位的表演真是让我佩服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开始鼓起掌来,夸赞的话不绝于耳,一方面是因为阿诺的确厉害,一方面也是给足了阿加善的面子。

    曦瑶不发一言,尽量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“曦瑶的琴艺很好。”

    阿诺却不打算放过曦瑶,微微一笑,说道:“若没有曦瑶伴奏,我也不会有如此精彩的演出。”

    阿诺这话,不由得把众人的目光又重新引回了曦瑶身上,而星熠更是笑了笑。
加入书架